梦梦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六章 入住
黑发黑裙的少女与艳丽的红色晚霞,美的像一幅虚假的油画,令朝日奈枣不禁恍惚出神。直到那画中人发出了声响,才如梦初醒,定下神来回应道:“是的。”说完,又不禁有些暗恼自己冷淡的态度和不善言辞,想到要是自己的孪生兄弟,活泼的椿和温和的梓在这里,想必气氛会比现在好多了。
梦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少年,似乎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思起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礼仪不太到位,令对方不快了。
于是乎,双方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打破这片凝重的气氛的是一声低沉的笑声。朝日奈要早就在门口静静地看了很久的戏了,原本被兄长朝日奈右京派来迎接新住户的怨气也被眼前令他不禁笑出声的场面给消磨殆尽了。
“可爱的小姑娘,你就是新搬来的租客吧?”朝日奈要边说边走向梦,想要给这个漂亮的少女一个表达欢迎的拥抱。
“……”,下蹲抱头……梦条件反射的把自己缩成了一团黑团子……
“……”热情的笑容僵在脸上,保持伸手动作的要。
“……”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的枣。
“噗!”这是刚刚打完篮球回来,把要哥想调戏人家妹子,却惨遭拒绝的全过程看在眼里的朝日奈昴,作为一名合格的好弟弟,他仅仅只发出了一声嗤笑,便捂上了嘴,忍住了笑声。
淡定的放下手,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露出更加撩人的笑容,金发金眸的青年散发出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像开屏的孔雀一般,肆意地挥霍自己的魅力,想要挽回刚刚的失态,温柔的问道:“请问你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梦安抚了一下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抱歉,刚才肚子疼了一下。”
“是吗,那我们感觉进去吧,让女士站在门口吹风可不是绅士的行为。我们大哥正好是医大的毕业生,可以的话,请让他帮你稍作诊断吧。”
梦点了点头,“麻烦了,谢谢”。
一行人就这么沉默的来到了5楼的会客室,路上,枣抢先要一步接过了梦手中的行李,一言不发的提了起来,得到了梦感激的一笑。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五章 初遇

        夕阳下,梦看着不远处的日升公寓,不禁喜极而泣:“坑爹啊!”从机场打的到吉祥寺的外围就进不去了。外来车辆驶入需要准入证明,于是梦只好下车步行了。可想而知,在简笔画地图的摧残下,梦究竟走了多少路才找到地方……
        “sunrise,朝日奈……没错,就是这里了。”梦对着庭院外的门牌喃喃自语。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道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
        “啊!”梦被突然出现的声音下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问话者语气中的善意,立即转过身去。
       在晚霞的背景下,少年橙色的发丝仿佛燃烧般的带着红色,紫色的双眼愈发深邃,有种不同于外表的成熟感觉,下巴上的痣如点睛一笔,使少年精致而严肃的面庞带上了一抹性感的风情。
       梦一时被少年矛盾的外表与气质所迷惑,以为看到了黄昏逢魔时刻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惑人妖狐。但看到少年微微被汗水打湿的运动服与手中的篮球,便回过了神,不禁懊恼自己的失态。
       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少年眼中的风景。
       今天下午,朝日奈枣如往常一样出门跑步,原本会和弟弟昴一起回家的,但无奈昴还想和朋友再打一会儿篮球,于是想到今天该轮到自己协助右京哥做饭的朝日奈•弟控•枣只好依依不舍的独自回家了。没想到走到家门便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蕾丝长裙的拖着棕色牛皮行李箱的黑发少女站在自家门口,却又不走进去。走近了,少女仍未有反应。直至自己出声询问,才惊醒了似乎在沉思的少女。看着少女回过身后,因惊吓而挣大的瞳孔和微启的红唇,枣不禁心跳漏了一拍。夕阳下,少女湿润的红眸显得很温暖,黑色的及腰秀发披散着,几乎和黑裙融为一体,却又反射着柔和的光晕,精致的脸庞像是人偶一样,却又因为惊吓而生动了起来。“脆弱如雪,精致易碎”,这便是枣对眼前少女的第一印象。
        斟酌了一番,梦对眼前的少年说: “你好,请问这里是日升公寓吧?我是新搬来的住户。”
      
        



一年的存稿没了……我要继续咸鱼了……有感觉再写吧……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四章 二次元

第二天,日本东京机场

“什么嘛!原来是二次元啊!我是白痴吗?!居然过了快16年才知道自己转生的世界,怪不得发色都那么五颜六色的,还以为是染的呢……”一名15、6岁的黑发少女一边自暴自弃般的小声嘟囔着,一边拉着小巧的拖箱寻找着出口。
       没错,这只黑发大萝莉就是我们萌萌哒的主人公梦了。
虽然三观受到了冲击,但还是心大的接受了自己这一世身处二次元这一事实……至于怎么发现的……在飞机小电视上看了STARISH的演唱会……下飞机后,机场大屏幕在播放新闻发布会,敦贺莲宣布和最上京子在一起了……等等……
        “那么,现在该去哪里来着?”没错……在飞机上的时候,因为大受打击,梦直接一路睡了吃吃了睡,完全不想想别的东西,陷入了“心已死”的状态。
       说明一下,梦之所以没人来接应,是因为她决定表示一下对母上大人的反抗而拒绝母上大人所派遣的人来接。而如今,因为一通电话而被“派遣”到日本的梦,将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迷路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魔女,飞行那是妥妥的必修课啊,但总不可能边飞边问路吧。虽然一部分魔女能与动物交流,但很可惜,梦的天赋全点在了魔咒与药剂方面。
       钱不是问题,作为魔女一族珍稀的“幼崽”还有药剂师的职业,梦的钱用20块钱纸币可以绕地球两圈(梦:是在说我2吧!)。再加上无良母上大人每月给的零花钱,买下一栋豪宅或者承包下一片鱼塘根本木有问题啊!
        想明白问题所在,梦便从包里取出了母上大人给的所谓“在日本的任务资料与必须品,下飞机才能打开”的文件袋,其中物品如下:银白钥匙一枚,似乎是门的钥匙;;身份证明:朝日奈梦,女,16岁;一封信,信封上写着:给亲爱的美和,莉莉丝留;一张简易地图:像涂鸦一样抽象的画了东京机场和东京吉祥寺日升公寓之间的路线。
       根据梦对母上大人的了解,钥匙应该是她给自己安排的住处——sunrise house的门钥匙。而信应该是交给母亲的闺蜜,朝日奈美和女士的。这说明母亲非常希望自己入住她的好姬友的家。
        无奈地叹了口气,梦不禁为自己未来的独立生活感到黑暗。什么都给我决定好了,我还怎么独立啊!说好的实习期间不干涉呢?!'梦在心里不住地抱怨道。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梦也只好认了,好吧,其实是懒癌犯了,想着既然不用自己辛苦找房子,那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吧。
       其实,梦来到日本并不是母上大人抽风了,而是随着16岁的到来,梦迎来了她作为实习魔女的最后历练:带着规定价值以内的财产,选择一处没有魔女的城市生活一年,期间她的家人朋友不能给她提供过多的帮助(房子可以找,但需要自己支付费用),必须有一份自己的工作来养活自己等等,完成这次历练之后,梦就算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成年魔女了。
虽说并没有硬性规定和监督,但毕竟是代代相传,使得魔女一族得以在不断科学发展的世界中生存下去的古老传统,梦觉得还是需要遵守必要的规则的。
“话说……我不会就是《魔女宅急便》里的魔女一族吧……”梦突然想到……但懒得管了,无所谓……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三章 魔法少女?
  这是一间杂乱而又不失精致的房间,约200平米的面积,三面是巨大的书架,几乎没有空隙的被各种书籍填满了,一尘不染的样子可以看出书主人对书籍的爱护。
  剩下一面是4扇窗户,厚重的窗帘都被同色的布条整齐的捆绑着,透过干净的玻璃,可以看到窗外不远处茂盛的树林和修剪整齐的草地。近5米高的天花板,4盏精致的水晶灯垂落下来,散发着明亮而柔和的光。
  但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杂乱的堆放着不少奇怪的器械,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大而沉重的复古木桌,桌沿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像是古董家具。桌面上散乱的摆放着不少药材、牛皮纸、器皿等事物,这是一间令人感到奇怪的房间。
  “变色草、惊叫香菇、幽冥树的叶片……”随着一样样精心处理过药材的加入,药液在透明搅拌棒的搅拌下,在洁白如玉的小药锅里逐渐变成了透明的紫色,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成了!”话音刚落,紫色的药液迅速被灌入透明的小瓶中,盖上盖子,药液在瓶中泛着迷人的紫光,引诱着他人前来品尝。
  而药剂的制作者则自信一笑,心里暗叹一声'完美',便将药剂随手放入一旁的木盒中保存起来。可以看到,木桌上像这样保存药剂的木盒不止一个,而一个木盒中的药剂,至少也有10瓶。
  揉了揉因过度集中精力而发胀的太阳穴,看到窗外阳光明媚的“制作者”才发现已经是早晨了,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于是便淡定的决定先在一旁的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再进行下一款药剂的调配。
  柔软的白色布艺沙发与古典的室内装修有些不搭调,一个约16岁的少女背贴着靠背,像小猫一样略蜷缩着向右侧躺着。
  她穿着简洁的黑色连衣裙,赤着双脚,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着,和绸缎的裙子一样柔顺,因为长至臀部而被珍惜它的主人拨弄到头顶上方,以免被身体压扯到。
  稚气未脱的白皙面颊因熟睡而微微泛红,颇有肉感,让人想要掐上一把。睫毛稍卷且浓密,眼下因疲惫而带着淡淡的青黑之色。眉毛也是墨一般的黑,却有一种柔弱的感觉,这也是少女所一直烦恼的。
  红唇黑发白肤,少女是一名典型的华夏美人,当然,因为年纪的缘故,在“美人”前面,需要加个“小”字。
  少女睡得香甜,连口水都流出来了……然而(liu)美(kou)好(shui)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主人!快接电话啊!母上大人来电话了!主人!快……”
  “啊!”少女一下子惊醒并坐了起来,“……”呆楞了片刻才清醒过来,满心不爽的将不知什么时候掉进沙发缝里的手机掏了出来,接起了电话。
  “喂……娘啊……什么事?……”躺在沙发上又有了睡意的少女半眯着眼,有气无力的问道。
  “宝贝!想妈妈了吗?!”从手机里传来了元气满满的女声。
  想睡又不能睡的少女焦躁的抓起一个小靠垫抱在怀里。
  “嗯……有空的时候偶尔会想……”少女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
  “呜呜呜~宝贝不想我,妈妈不开森~”
  '又假哭……'少女无语的听着电话那头母亲絮絮叨叨的叙述着对女儿的思念以及“谴责”女儿的“冷酷无情”……
  听着听着,又泛起困来了,就像在听老师讲课一样……虽然很高兴正处于热恋期的母亲会给自己打电话——少女的父亲在她出生前就过世了——但是真的好困,快不行了,没办法,每次一做起实验,感觉不到疲倦几乎就停不下来了,这也算是一种“药品上瘾”吧……
  少女恍恍惚惚的一边放任自己的思维胡乱想着,一边随意回应着母亲,发出无意识的“嗯”、“哦”等声音。
  最终在通话结束的前一秒实在撑不过去地“昏迷”过去了,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这一睡……就从华夏睡到了另一个国家——“11区”。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二章    葬礼
       山顶的坟墓边,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正装的褐发女子正“不拘小节”地摊坐在墓碑前,埋怨地说道,“你怎么死了也让我不安生啊!坟修在这么高的山顶是闹哪样啊!有钱任性是吧?!累死老娘我了!还有,你以前说过坟墓最配玫瑰和白色鸢尾了,玫瑰就算了,我可不搞蕾丝边!你要的白色鸢尾真TM难找,老娘找了好几家花店都没找到,只好去公园的烈士墓边上摘了!为了你个死小鬼,老娘我真是豁出去了,第一次做了“采花贼”!……”宋雅说着说着低下了头,突然沉默不语了。
  女子又气愤又高兴,气自己损友那张犀利的嘴,高兴她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宋雅突然的沉默令女子有些奇怪,不禁想,她不会是哭了吧?
  女子有些慌乱地凑近宋雅,想要看清楚她的表情。却感到好像有水滴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女子愣住了,明白了一件事,那个从来都很坚强的“女暴君”哭了!
  '怎么办???'女子慌了神,自从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情以后,好像就没有这么慌乱过了!
  女子试图去碰触好友,却只能无奈地穿过……
  正当女子不知如何是好时,宋雅擦了擦眼睛,再度开口了。
  “白痴梦,你还真是个白痴啊,居然因为摔下不到0.3米的床而死,真是够白痴的死法啊,我都不想嘲笑你了!”
  女子一惊,'纳尼?!我不是因为玩手机过度而死的吗?!现实好残酷,还是让我去死吧!OTZ'
  “心灰意冷”之下,女子忍不住“哭倒”在鸢尾花上~
  '鸢尾花耶~只在动漫里看过,实物也好漂亮啊~'女子又开始抽风了,见到好姬友就忍不住抽疯的习惯真是改不过来啊……汗……
  “白痴梦,(女主:为什么总是用这个称呼开头啊?!信不信我诈尸来找你啊?!宋:白痴,别做梦了,你已经是灰了~女主:TAT~)你连男票都木有就这么去了,真是悲哀啊……”说完还感慨了一声。女子立马不逗比了,简直气炸了,如果还有膝盖的话,八成已经被打击得跪了……
  '现充了不起啊!我可是立志在二次元开逆后宫的人!区区三次元的男人,我才看不上呢!'说完女子就有种蹲墙角画圈圈的冲动。
  “那你也得有本事穿越啊~”
  '我试试!'女子反射性大喊'燃烧吧!小宇宙!!!'
  一阵白光出现,'啊!又被闪瞎眼了!咦~我为什么说又?……'女子迷迷糊糊中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最后努力睁开眼时,似乎看到好友笑着看向自己,在挥手道别?
  还没来得及做出点什么反应,女子就随着白光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只记得好友最后说的好像是———“要幸福……”

—————————————————
坟墓边,褐发的女子神秘一笑,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潇洒走人,嘴里无奈地轻声笑骂到“白痴梦,死了也是个白痴鬼~希望你一切顺利吧~”
       山坡上,风吹动着墓碑前鸢尾花的花瓣,仿佛在为一个“纯真”灵魂的离去而叹息。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第一章 开端

“姐!不要总是躺床上啊!”
  话音刚落,“刷—”的一声,房间的窗帘被拉了开来,久违的阳光照进了原本阴暗的房间。
  “唔—”一名披散着黑色长发,戴着黑框眼镜,身穿睡衣的女子,像是夜行动物一般,对刺眼的阳光感到十分不适。女子原本正躺在床上专注的交替着玩着两部水果手机,却因刺眼的光线而不得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机,待适应后,把目光转向了说话的人。
  那是个头发棕红,眼睛大而有神,皮肤微黑,身材苗条娇小的女孩,16、7岁的年纪。但此时,她那对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瞪视着床上的女子。
  “妹啊~”女子无奈地说,“你姐我已经懒癌晚期了,就让我死在床上吧……”说完又继续玩起了手机。
  女孩“怒其不争”地看着床上的女子,对其每天宅在床上玩手机、昼夜颠倒的生活感到十分不满,傲娇地撇头走出了房间。
  '终于走了……'还没待女子心中暗自庆幸完,女孩又跑进了房间,用力地将一份快递扔在了床上,“你的纸模到了,”女孩有点高兴又有些得意的说,“这下子你总有事情可以做了吧,别玩手机了,快点起来了!中午吃啥?今天轮到你烧饭了!”
  女子嫌弃地将有点脏的快递放到木地板上,随口说到“随便……”
  女孩出去后,女子想着要吃“早午饭”了,对今天轮到自己烧饭的事感到纠结,不知道做什么好。于是便起身准备先去洗漱一番,再慢慢对着冰箱里的食材考虑,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刚下床穿好拖鞋,没走几步,眼前果不其然一片黑暗,头脑发晕,感知混乱……
  '每次玩太久手机,站起来就头晕,是不是该调整一下暑假的作息时间了……'女子半倚半坐在床边,等待着晕眩的过去。
  女子以前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纯粹的玩手机过度,甚至有一次走到门口晕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地板上,额头被木板磕得有点痛,揉了揉,站起来就继续去上厕所了……就是这么淡定~后来嘛,晕着晕着也就习惯了~晕着也能走直线(扶墙)~习惯真可怕……
  但这一次却似乎和以往不一样,晕了好长时间眼前都没有回复清明,甚至愈加严重,身体不受控制地滑倒在地板上,头也“嘭”地一下撞在了床边的木板上,又“嘭”地撞在了木质地板上。
  连续两次的撞击,使得女子又晕又疼,身体微微地抽搐颤抖。
  渐渐地—'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想不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又过了一会儿,女子感觉身体渐渐轻松了起来,脑子还是涨涨的,思考很是迟钝……'好奇怪……为什么……有些……不对的地方……'
  女子呆滞的目光静静地扫过周围,最后停在披散着一头黑发,穿着薄荷色睡衣倒在地上的人身上。
  '那好像……是我吧?……为什么……我能……看见自己?……是有……两个我吗?……'女子疑惑又惊讶的缓缓瞪大了眼睛。
  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头脑一片空白。直到被一声惊叫打断了“思索”或者说“发愣”。
  “姐!”,红发的女孩惊叫着摇晃着地上的人,却没有一丝回应……
       '那是……我……不对……我明明在这里啊!'女子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一脸的惊慌,她想尖叫,却叫不出来,连嘴唇都无法动弹,不对,她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一点形态……或者说,是鬼魂的形态……
       是的,当女子看到自己的妹妹惊恐的打电话,看到自己的身体被送进医院抢救,爸妈匆匆赶来,泣不成声……
        女子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已经死了……她也曾疯狂地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告诉焦急哭泣的亲人,她什么事都没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是,不管她怎么疯狂的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她仍旧一次又一次的穿过自己的身体。
       在心电图呈现直线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停止了一路上直到前一秒的疯狂。有些无奈,又有些释然,默默对仍在认真抢救的医务人员道了一声谢。
       她已经认命了,她想'诊断结果一定是玩手机过度导致的猝死吧,呵呵……'
  回想了一下自己无所作为、碌碌无为的人生,女子,或者说我,感到自己就是那传说中的社会的蛀米虫,光吃不做,无所事事,每天沉浸在网络之中,做事三分钟热度。虽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抄作业偷懒什么的,在上了高中以后也算是家常便饭了……
  出了急救室,我在不远处便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气氛很是沉重,父亲想抽烟却又被护士制止了,只能默默的和母亲她们坐在一起,妹妹大概已经和爸妈说了我总是熬夜通宵玩手机的事情了,此时正听着母亲的唠叨,让她以后一定要盯紧我,还说要没收我的手机……
  之前听着听着还超感动难过的,要是可以哭,我早就眼泪糊了一脸了……但是……'不要啊!我的BL小黄书还存在手机了呢!没上锁,会被看见的!我乖乖女的形象啊!'内心OTZ……'什么?!这小妮子居然还把我去年大学高数挂科的事情说出来了,卧槽!不是说过不能说的吗?!害我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如果有表情的话,我现在大概是无奈地被气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不想要离开,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堕落的……这么糟蹋自己的健康……'回想起来,我“去世”或者说“死”(感觉这么说自己怪怪的)之前,大概有一年多没怎么出去了,除了上课、上下学和极少的和大学室友出去玩,另外的时间不是宅在寝室里就是宅在家里。自从高考失利,考进了家附近的二本大学,选择了自己不感兴趣的专业后,感觉未来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不管自己努不努力,都吃喝无愁,干脆混个毕业证嫁人生子得了……于是越来越自暴自弃。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就这样麻木的看着父母和妹妹为我的事情忙碌着。父母面容苍老了不少,也无暇顾及工作,妹妹也无心学业,每天心不在焉,连对最喜欢的画画也提不起劲了。
  我一直跟在家人身边,幻想着他们能够看到我,可是我什么都无法碰触,镜子等也无法映照出我的身形。'这样的我,真的算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我不禁自问。'感觉像是被世界抛弃了呢……'苦笑。
       火葬后不久便举行了葬礼,因为我们一家没有信仰,因而葬礼办得很简洁。来的人不是我的亲戚,便是父母的朋友,而我仅有的几个朋友却未出席我的葬礼。'还真是薄情!算了,谁让我这么宅呢……'
  献完花,举行好哀悼仪式后不久,人们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脚步匆匆,似乎生怕在墓地里沾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父母和妹妹静静的在墓前呆了许久才走。我没有跟上去,想要自己一个“鬼”好好的思考一下。
  可是越思考,我越感到自己活得好失败,没有好好孝顺过父母,对妹妹没有尽到姐姐的责任,没有交到会为自己的死而感到悲伤的朋友……渐渐地,我的“身影”渐渐变淡了,原本的“浓雾”渐渐化为了“薄烟”……这正是灵体魂飞魄散的征兆!但这一切,沉浸在悲痛懊悔中的我并没有发现。
  “白痴梦!”一声熟悉的女性的呵斥打断了我沦陷进自己的黑暗面。我忍不住看向出声的人,只一眼,便看出了气喘吁吁赶来的褐发女子是谁了,不,其实听到那熟悉的“爱称”,我便猜到了来者是谁了。
  宋雅是我高中时的损友,学霸现充女王属性的她和宅腐内向的“特困生”“教(觉)主”的我应该是没什么交集的,却因为两人莫名的笑点清奇而一致,从而走向了好姬友一起疯的高中生活~
  宋雅大概也是最了解我的人了,全因我隐藏的话唠属性把自个儿都交代得一清二楚了,就差说出银行密码了……“白痴梦”的“爱称”则是因为我总爱yy二次元、做白日梦而且有时候会显得白痴(梦:明明是呆萌好不好!)而被宋雅“嘲笑”而来。宋雅因此而被我“追杀”(挠痒偷袭)了好一阵子。但最后还是在“女暴君”宋雅的“铁血统治”下被定下了“爱称”,对此我只能无奈接受了,但这也只是两人私下里的称谓。
  此时,宋雅拿着一束美丽的黄色色鸢尾花,气喘吁吁地坐在墓碑边的台阶上,显然是经历了一番奔波的。
  我正感动着,几乎要落泪了,'好姐妹啊~'。但宋雅的下一句话却让我把感动当零食吃掉了……

这是一条咸鱼的脑洞……

【综主兄弟战争】咸鱼少女的玛丽苏奋斗史

文案:这是一条咸鱼死后穿越,成为魔法少女(误)攻略美少年的玛丽苏故事。新手练笔,可能会练车,也可能会坑……写着玩玩,求不黑……ooc是我的错,小学生文笔,过程np,结局1v1(大概?),有木有结局还不知道……(第一次发文……(*/ω\*))